日记网

三年级

  • 表姐的婚礼

    表姐的婚礼在关岛彩虹教堂举行,婚礼地点是二姨选的,纯白色的建筑配上流光溢彩的玻璃窗,像是悬浮在水面上的巨大彩虹桥。 表姐夫没意见:“长辈决定就好。”“据说看到彩虹尽...

    2020-10-12
  • 菜,晓刻的道歉信

    在日记的群里,有两个人在争吵,就是菜、晓刻和栗子。后来,他们两个不聊了,渐渐地,栗子不再作声。然后,菜、晓刻发了一封道歉信给栗子,是这样的:我收回刚才说的话,我不...

    2020-10-12
  • 白日梦

    有时候,我的脑海中总会闪现出一个不切合实际的念头。那就是,如果我是世界首富的话,那会怎么办?如果我是世界首富的话,一定不会忘了自己的亲人了。首先肯定要帮助我的父母...

    2020-10-12
  • 病毒是怎么捣乱的

    今天,妈妈给我讲了病毒是怎么捣乱的。空气中有很多渺小的病毒,它们趁机从我们的嘴和鼻子进入我们的身体,进入我们的细胞内,通常白细胞会跑过来消灭它们,有时身体会发烧来...

    2020-10-12
  • 班草之争,下

    第二天,班草之争开始…… 因为我住在怡和花园,所以我是主持人,而且也有投票资格,因为后来只找到了55个女生。我一看人都来了,就说:“OK!人都到齐了!现在开始,‘班草之争...

    2020-10-12
  • 班草之争,上

    说起班草,选出来的方式真的得笑死,我就来给你讲一讲。 本来班草很明显就是陈铭鸿的,但是魏子航和他的“后援团”(魏子航的‘后援团’的人和陈铭鸿的人差不多)不服,要比一比...

    2020-10-12
  • 爸爸送我回家

    爸爸手上有杨树叶的味道,莫名让人安心,原本因为害怕怦怦乱跳的心脏奇迹般安稳下来。我没有推开爸爸的手,由着爸爸紧紧拉着我,一直到摩天轮落地。 “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上次我...

    2020-10-12
  • 班主任来视察

    周一到学校的时候,同桌额头上的伤口已经看不清了,我等着她开口,可是她什么也没说,只是随口提了一句门口卖的奶茶很好喝。 我拉开书包拉链,心不在焉地说:“你下次我也买一...

    2020-10-12
  • 爸爸和哥哥吵架了

    今天天气挺好,可是爸爸和哥哥却吵架了(在这里我想向哥哥道歉,对不起)。 事情是这样的,今天爸爸找哥哥聊天,其实是去“下命令”的,因为爸爸和我们家所有的人讲话都是以“...

    2020-10-12
  • 爱情公寓

    今天下午两点多我去看了爱情公寓,剧情跟我想象不太一样呀。里面看起来就是个盗墓片。里面还有盗墓笔记的人。当我在影院里时候,发现还有一些空位,我想的是票肯定很难买,倒...

    2020-10-12
日记网-标签-sitemap-sitemap-sitemap-google-rss-更多链接